Home > Blog > 青少年疗愈系列 > Part Ways

青少年疗愈系列


离别

授权转载摘录自李崇建老师部落格
作者 李崇建老师
著名教育家,得奖作家,冰山沟通大师

04 Dec 2020

JueCha.png
重感情的长耳兔:

你要到远方去了,离别熟悉的环境,熟悉的亲友。悲伤之余,你感到分离的焦虑。

这表示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。

离别的确让人感到忧伤,江淹的别赋说:「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。」

让一个人脸色发黑,连魂魄都不见了,唯有离别。可见古今对离别,都有相同的感觉。

金庸的武侠小说《神雕侠侣》,杨过和小龙女一别十六年,期间杨过领悟出强大的掌法「黯然销魂掌」。某个角度看,杨过创造了离别的意义,发展出强大的力量。等到小龙女回到身边,杨过的掌法就渐渐使不出来了。我这样说,是要你看看离别,是否有其正向的力量?

我在童年时期,也常常为离别所苦,而且短短的离别,就会让我遐想连篇,彷彿世界末日降临。

小时候,爸爸骑着伟士牌摩托车,当伟士牌的引擎声在巷口淡出的时候,爸妈只留给我们一颗锁,还有一扇生锈的铁窗。

我和弟妹们总是感到恐惧,将脸堆叠在窗户上,直到听不见声音,才愿意承认爸妈离开了。

有时候,窗外灰濛濛的天空,飘着很细很碎的雨,邻居的小朋友不知窝在哪儿游戏了?只有我们孤单的等待父母回来,内心深深的恐惧,越扩张越大。

我绝望地幻想着,父母亲摔倒在冷雨霏霏的街头,只剩下伟士牌像无头苍蝇胡乱碰撞。我看见父母的亡魂,射出白光横亘于前方,引我走向披麻带孝的奇异风景。

总在发呆了不知多久,几个小孩的脸挤在小小的窗户上,眼泪不断淌下,没发现窗外渐渐聚集了一群人。他们在雨季里撑着伞,以为我家中发生了变故?

但只是父母出门而已。

隔壁的小女孩也挤在人堆里,一条狗不友善的跟在她身边,女孩的哥哥捡了一块石头,朝狗砸去,狗儿夹着尾巴逃跑了,喉咙深处发出忧伤的悲鸣。

长耳兔,听起来很荒谬对不?却是我小时候经常出现的画面。

每回父母出门,弟妹与我哭成一团,认为父母自此消失了,再也不会来。以致于,我听见很远的地方,有伟士牌的声音传来,心底都燃起一份盼望,渴切的等待父母回家,有时候那声音不是爸爸的车,我们又重归失望。

也许是这样,我后来看到郑愁予的诗〈错误〉:「达达的马蹄,是美丽的错误,我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。」总特别能体会,那些等待的人失落的心情。

如果这也是一种正向意义,我发现敏锐的心灵,有一部份是从离别的过程开启而来。如果我未曾经验离别的悲伤,也许很多深刻的诗文或事物,都没办法体会了。

那些年,我经常坐着同样的梦,梦见自己是一只走在夜雾里的蚂蚁。我家在路的尽头,被夜稀释得很大很遥远,我一直走不到家,腿逐渐累得抬不起来。这时候,传来巨人震颤的脚步声,担心巨人一脚将我踩扁。那个画面,像慢动作在我梦境不断播放。就是在这时候,我抱着小腿哀嚎的哭醒,像狗儿喉咙深处发出的悲鸣…

长耳兔,后来我明白那个梦境,是缺乏安全感,所以我开始正视自己的分离焦虑,看到自己缺乏安全感的一面。

因为分离的痛苦,除了对过往的依恋,也包含着对未来的恐惧,害怕失去感情,害怕未来…这也看的出一份深情。

但分离也可以是一种学习,学习自由以及独立。<庄子˙大宗师> 写道:泉水干涸了,鱼儿一同困在陆地上,互相用潮润的口气吹吸,用唾液湿润对方,倒不如在江湖里,相互忘掉的好。

庄子讲的是一种自由,鱼儿在大海里的自由,比起互相「吐口水的相腻」,也是另一种美感。怎么说呢?因为鱼儿回到大海,虽然不能腻在一起,却使得相濡以沫的日子,变成珍贵的印记。

分离是我们必须学习的功课,因为人总要离开现在的时空,到达另一个陌生的地方。经验分离,会珍惜相处的美好,在离开与归来之间,寻求一份重要的意义。

如果我们这样看分离,分离会带来成长,产生深刻的力量,像杨过练得「黯然销魂掌」,就是一种力量的隐喻。

不再作蚂蚁梦的 阿建